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窗口即将到来?谈谈解决台湾问题的时机

来源: 整理: -1时间: 2018-05-16

  和平统一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佳方式,但在外部势力强力干预的情况下,未来因出现“”重大事变而被迫采取非和平方式机率大增。解决台湾问题虽具有迫切性,但不能限定在所谓的“2020年前”或者“2025年前”,除非出现《反分裂国家法》中的“运用非和平方式”的三种情况。

  近日,美英法联合突袭叙利亚震撼全球。一些网文分析,若美国全面发动叙利亚战争,这是中国统一台湾的良机。有的网民还献计,可直接将18日举行的台海军演转为解放台湾的军事行动。说法很多,现在来谈谈解决台湾问题的时机问题。

  良机,就是在战略层面对我方行动极为有利态势,是决定胜负成败的基本条件。判断时机,说到底就是想清楚利害所在。

  历来统一大业的完成,除了充分有力的各方面准备之外,一个重要前提是,善于塑造和捕捉有利的战略时机,以大无畏的胆略,及时果断展开政治军事行动。

  中国历史上的统一基本上通过武力解决,或者武力打击后的和平解决。现阶段,解决台湾问题存在两种基本方式:一是武力统一,二是和平统一。主张当前抓住时机一举拿下台湾的,无疑忽略了和平统一这一方式。

  近期,美国大打“台湾牌”,摇撼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,岛内“”势力气焰嚣张,成立所谓“台湾喜乐联盟”鼓吹明年搞“独立公投”,在蔡英文的纵容下, “行政院长”赖清德公开声称自己是“工作者”,声称“台湾找不到九二共识”。两岸关系继续向下探底。大陆社会对岛内“”的反感和不耐情绪持续增长,认为“和平统一无望”的声音持续涌现,“武统”时间表成为焦点议题。

  和平统一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佳方式,但在外部势力强力干预的情况下,未来因出现“”重大事变而被迫采取非和平方式机率大增。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实现两岸统一,无论是和平还是非和平方式,判断时机要客观评估三方面因素:

  已方。支撑统一的政治、经济和社会基础是否牢靠,军事斗争准备是否充分,尤其是军事指挥人才和能够实施渡海作战、克敌制胜的主力军兵种是否齐备。

  对手。执政当局的控制力,经济发展情况和社会的聚合力,整军备战情况尤其是经受第一拨攻击的承受力,民众接受统一或“被统一”的程度。

  从以上三个维度来分析判断,当前实施“武统”,或者以武力打击推动准和平统一的火候还未到,统一还需要蓄势待机。以下主谈两个方面。

  台湾不接受统一,在于其统治者及多数民众认为具有超过大陆的心理优越和“拒统”的资本。只有在相对均势被打破、台方丧失心理优势和抵抗意志的条件下,才有可能以较低成本达成统一的目标。当前,陆升台降是大势所趋,大陆综合实力远胜于台湾,经济上,大陆体量是台湾的20倍以上,至少七省GDP已超过台湾;军事上,从近期南海和宜兰外海两场海上校阅可以窥见两岸差距,就是“王炸”VS“一个三”,大陆军力突破台湾的“防卫固守、重层吓阻”不是什么难事。当下解决台湾问题,在没有外部势力高强度干预的情况下,没有任何悬念。问题在于以何种方式,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以及统一以后的治理难度。

  未来5年是大陆破除“拒统”屏障、与“”势力争夺人心的关键期。为摆脱“被统一”的命运,当局拒绝承认“九二共识”,向美日等外部势力靠拢,想法设法绑架和愚弄民意,阻碍两岸交流融合,“急独”势力甚至抱团成立新组织推动“公投”,表面看很强硬,实际反映出负隅顽抗的焦虑。

  统一是迟早的事,在当局还有较强控盘力、但台湾加速走下坡路的情况下,为什么不耐心再等等呢?

  退一步讲,现在多数台湾人不情愿接受统一,对“和平分裂”抱有幻想,因此,即使当前统一了(不论和统或武统),许多人还怀有对大陆较深的敌视和蔑视,逆反心也很强,治理台湾将会面临香港回归后出现的各种类似问题。且台湾的社会复杂程度、人口数量和经济规模远超香港,如果民心契合不够,问题会加倍严重。

  现在台湾在发展上首鼠两端,自断于中华大经济体,还面临美国的经济安全上的双重敲诈,政治内耗严重,人才资金加速流出,不可逆转地步入“衰败”节奏,且其衰败得越厉害,台湾民众吃“”的苦头越多,两岸的差距拉得越开,他们那种虚幻的“优越感”就越低,就会越能体会和认同统一的好处,接受“被统一”的命定。等台湾衰退到相对低谷,实施统一和治理成本就要低得多。

  解决台湾问题,需要营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,尤其是尽可能减轻外部势力的介入程度。自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海、第十三航空队入驻台岛以来,我解决台湾问题面临的最大掣肘就是美国干涉。中美建交前后,美国虽从台湾“撤军”,但通过所谓“与台湾关系法”等仍保留对台湾的“安全承诺”,阻挠我推进两岸统一,1996年我台海演习时,美航母即过来挺台。

  美国人多认为“与台湾关系法”的效力高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,特朗普上台后又添了个“与台湾交往法”。现在美国非常在意我对影响力的增强,反复强调不允许使用武力改变台海现状。我若实施对台军事行动,美国干预是肯定的,因为美国的法律进行了相关规定,国会和舆论也是支持的。更重要的是,美国已明确把中国视为挑战美国利益的战略竞争者与战略对手,其不会轻易松开台岛这条捆住中国崛起的锁链,还可能伺机给中国设下战略陷阱。

  所以,我们在台湾问题上一直说寄希望台湾人民,实际上更寄希望于美国霸权地位的衰落。美国霸权地位的核心支柱是军事力量、美元和其主导的国际安全格局。特朗普上台后,以“美国优先”为首要考虑,将发展经济作为执政的重中之重,扩充军备,在处理大国关系时更加“简单粗暴”,在打压战略竞争者和“修正主义者”上更加“冷酷无情”。当前其敢在中东、俄罗斯、中国三条战线同时动手,既是维持和夺取战略利益的需求,也有实力底气和价值观的驱动,毕竟美国现在还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,有英法日等一帮颇具实力的盟友。但反过来看,美国面临的内外政治危机和挑战是多线的,且越来越严峻。

  我们不仅要看到,美国当前对我的战略压力正逐步加大(包括以“中国制造2025”为主要目标的贸易战),还要看到,美国设定的国家战略目标(保持独一无二的霸权地位)与承受能力之间开始发生错位,这从特朗普到处“退群”、威胁敲诈盟友,以及热衷于打代理人战争可以看出来。

  因此,在美国没有发生政治军事目标与可支撑的资源严重失衡的情况下,在对台方向不可贸然出手,否则将影响国家战略发展大局。

  这次美国在叙利亚出手,是其“不希望中东被任何敌视美国的势力所主导”,但从美国的做法看,其不会在叙全面展开军事行动,不会派出地面部队,更不会与俄罗斯发生直接军事冲突。部分网友所预测的“解放台湾”的窗口即将到来是不切实际的。

  当然,美国也有犯错误的可能。美国以战争立国,战争是美国内外政策的“天然成分”,若其在追求“天赋使命”和攫取物质利益上做不到“量力而行”,还有可能陷入另一场伊拉克式的战争泥淖。

  美国困境越大,自暇不顾,解决台湾问题的机会就越接近。当年,美军战略收缩撤出南越之后,北越通过武力很快就实现了统一。

  从现在到2020年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,从十九大到二十大,是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。作为国家整体发展战略中的一环,对台方略必须服从服务于国家总体目标任务和战略布局,解决台湾问题,也必须放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背景下来审视。

  解决台湾问题虽具有迫切性,但不能限定在所谓的“2020年前”或者“2025年前”,除非出现《反分裂国家法》中的“运用非和平方式”的三种情况。

  这是因为,一方面,为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阶段性目标以及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,现在需集中精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。随着大陆综合实力的日益提升和世界战略格局的发展变化,解决台湾问题的有利条件正在以较快速度累积,保持定力、蓄势待机至关重要。时间在大陆一边。

  另一方面,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,对解决台湾问题提出了新的要求,即需要大力提升对台工作的质量和效益。在两岸统一的过程上,管控““、争取台湾民心、推进两岸经济社会融合,对于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至关重要,这是维护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最佳方式,我们追求的不仅是形式上的统一,而且是民心的契合。

  解决台湾问题时不我待,但并非越早越好。时机不成熟时过早采取行动,付出的代价将会比预期的惨重。合理的愿望不能不顾主客观条件。《国语》讲得很明白:“时不至,不可强生;事不究,不可强成”。历史上苻坚伐晋即是深刻教训。

  我们需要做的是,固本,大力发展自己,厚植统一力量;弱敌,削弱“”实力,善于化敌为友;控局,努力慑止和化解“”冒险,有效管控危机;造势,善于运筹国际关系,稳定和塑造周边,为孤立和打击岛内“”势力创造有利条件。

  顺便提一句:蔡英文昨天出发前往非洲“友邦”斯威士兰,台空军首度派出4架幻影2000战机向南伴飞至恒春。蔡英文都知道这次台海演习不会演化为军事行动。

如果您还想进一步了解"窗口即将到来?谈谈解决台湾问题的时机",
请致电咨询嘉宝厨柜:400-0088-8899,或直接在线咨询
幸运飞艇:http://www.fagart.com/网上预约